爱尔兰人的眼睛
 
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漫

爱尔兰人的眼睛:《空想新子与千年魔法》访谈(一)-一部特殊的作品

时间:2018年01月03日 23:59   浏览:222   来源:爱尔兰人的眼睛


原标题:《空想新子与千年魔法》访谈(一):一部特殊的作品

图片来源:《空想新子与千年魔法》

11月25日,由日本文化厅和中国电影资料馆、北京电影学院共同主办的日本电影周在北京召开。该电影周举办于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之际,旨在促进中日两国电影人的交流,以及中国观众对于日本电影文化的理解。

电影周中上映了2009年的日本动画电影《空想新子与千年魔法》。该片监督片渊须直和制片人岩濑智彦亲自来到北京,出席在中国电影资料馆和北京电影学院映后举办的影迷互动活动。其中电影学院场在映后更是举办以《动画与现实》为题的讲座。片渊监督以《新子》的前期准备为例,列举大量珍贵资料,讲解了如何在动画制作中将实地取材内容融入角色、美术设定与作品风格之中。这场讲座水平极高,无论是对创作思路的启发作用,还是对实际创作的参考作用,在笔者多年来参加过的几十场动画监督讲座中都是最好的一次,没有之一。

本次在京活动中,Anitama也对片渊监督和岩濑制片人就《空想新子与千年魔法》一作进行了深入采访。采访内容涉及大量核心剧透,建议各位在观赏正片之后再行阅读。

——非常感谢两位来到北京。原本今天的采访问题全都是围绕《在这个世界的角落》所准备的。然而昨天我在中国电影资料馆第一次观看《空想新子与千年魔法》,感动之极,于是连夜把采访问题全都换成了《新子》相关。今天30分钟的采访时间,希望能和两位深入聊一下这部作品。请两位多多关照。

岩濑那太好了(笑)。今天也请你多多关照。

片渊(笑)想来我们之后一定还会有就《在这个世界的角落》再作访谈的机会。而这次《空想新子》先一步来到中国,我也觉得这很是合适。

——昨天是我第一次观看《空想新子》,就我个人而言,这是一部这两三年来最让我思考的作品。我甚至觉得我想的有点实在太多,所以如果我接下来表现失态的话还请两位包涵。

片渊没关系。日本也有人有类似的想法,他们中有很多人把《新子》看了多次,甚至有人看了一百次以上。

——说到这个,您昨天在中国电影资料馆的映后活动上也提到,“这部作品值得观看第二次”。而现在这个时间点,《新子》正在北京电影学院上映北京的第二场,我看了前十分钟才溜出来采访。结果这十分钟就让我看到非常多第一次没有注意到的内容。比如彩色铅笔的不同长度,让我想到贵伊子对于颜色使用的喜好。新子进贵伊子房间坐在床上的时候对于床垫下面的弹簧非常在意。这些点点滴滴确实都是看第二遍才能找到的新发现。

片渊是的,所以我才会推荐大家观看多遍。第二遍确实能看出很多新东西。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开始正式采访,首先请两位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片渊我是片渊须直,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内地。我从事动画工作已经超过30年,职业生涯中一共制作了三部电影,每部的制作期间平均下来差不多都要花八年左右(笑)。不过这些作品虽然费了很多时间,但我敢非常自信地说,每部作品的内容都完全对得起为它们所花的时间。我也希望中国的朋友们今后有机会可以逐部观看我监督的这三部动画电影。

——希望《阿莱蒂公主》如果有朝一日能在中国上映就好了。那接下来请岩濑先生。

岩濑我是在艾回担任动画制片人的岩濑智彦,我也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内地。其实我进入艾回后首部参加的作品就是这部《空想新子与千年魔法》。我虽然在较为初期的阶段就参与本片,但并非从项目起步就一直跟着。但现在回首当年,本片上映至今已经过了八年,当时的制片人现在还留着的就只剩我一个了(笑)。

片渊本片曾经有过好几位制片人,但是他们都换去了其他岗位,只有岩濑一直在。

岩濑是的,而且我想我今后也会一直在。而我职业经历中也参与了不少作品,但只有这部作品能够这么长久而稳定地得到大家的关注。而监督也一直紧跟这部作品,基本上在哪里上映的时候,我就会和监督一起前往当地举行活动。

——非常感谢。那么能否首先请教一下《空想新子与千年魔法》这部动画电影的立项经过?

岩濑日本有一家动画公司叫做MADHOUSE,当时的社长丸田顺悟是日本山口县的出身。他有一个想法,就是制作一部以山口县为舞台的动画作品。为此他找到了高树信子老师所著的《空想新子(日文原题:マイマイ新子)》,并把这个动画提案拿到了片渊须直监督那里。

片渊丸田社长对于《空想新子》原作的评价是:这是一部让自己回想起儿童时代玩闹感觉的小说。我听到这里就想,确实现在的日本已经很少会创作这样的动画了。大家都知道,现在日本动画都是高中生当主人公的比较多。

——我想起昨天映后活动的观众提问环节,有一位中国观众便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部“不起眼”的作品进行动画化。

片渊(笑)但这也代表在日本,由小学生担任主人公的,描写孩子的内心和玩闹的动画电影很少有机会面世。我当时就想,这个企划会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岩濑我们作为投资方,从商业角度看来也觉得这类作品当时非常稀有,所以反而拥有开拓新领域的可能性。首先作为一个切入点,我们拥有片渊监督,这保证了作品品质就不可能差。再加上这部作品类别的新颖之处,这让我们觉得这个项目拥有了可行性。

片渊而且从世界范围来看,动画作品的大前提其实是“小孩看的”。

——只有日本与众不同。

片渊日本很特殊(笑)。所以我们遇到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做出一部面向儿童的动画电影,结果儿童观众却没有渠道去了解到有这么一部动画面世。也就是说,在日本这么一个特殊的,缺乏儿童动画的环境之中,忽然有人冒出来做一部面向儿童的动画,也不可能马上就得到关注。

——您的意思是宣传体系上有缺陷。

片渊与其说是体系上的缺陷,不如说我们做出来的这部儿童向作品,是观众们难以预期的。所以我们的宣传战略转变为“让这部作品更长久地得到观看”。大家虽然无法预期这样的作品的出现,但是一小部分人看到这部作品后,会逐渐把“还有这么一部作品“这一信息传达给更多人知道。所以我觉得这部作品应该先给大人看,而不是小孩。大人看过后,在网上形成话题后,或许就会有人带自己的孩子去电影院观看这部作品。

岩濑所以我们在初期的宣传中也制作了“和女儿一起、和母亲一起”的广告,希望大人能够带上孩子来电影院观看。

(译注:本作刚上映时正如岩濑制片人所说,广告宣传主要面向亲子而非核心动画用户。再加上上映档期多放在白天,普通社会人难以抽身观看。这两点在片渊监督看来,是导致公映初期观众寥寥而早早下线的主要原因。而之后本作再次得到瞩目的经过则正如监督所说,作品本身的高品质使得一部分核心粉丝口口相传,形成话题后网上开始募集签名请求重新开映。这使得多家电影院同意继续上映,本作的公映时间最终长达两年。2015年Anitama对片渊监督的采访中也提及了这一点:片渊监督访谈(五))

——非常感谢您的介绍,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您刚才提到这部作品是MADHOUSE的丸田社长为其故乡山口县而制作。说实在的,我作为中国人,日本去得算是比较多的了,但我根本就不知道山口县在哪里……。

岩濑(笑)那可不。就算是日本人,不知道山口县准确位置的人都不少。

——所以我的疑问就是,看了《新子》后,我了解到作品中描写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但是并没有感受到作品舞台放在山口县的“必然性”。

片渊反过来说,其实舞台放在哪里都可以。但是有一点,在日本我们凡提起农村,那就是种“稻”种米。日本人说起日本的乡下,第一印象肯定是水田。但是《空想新子》的小说里的农田风景就不一样,山口县种植的是“麦”。而过去的作品在刻画日本农村时,很少会用到山口那大片麦田海洋的风景。

——原来如此。昨天我在电影里看到那大片的麦田,就猜这山口县是不是位于日本的北部,气温低所以不种稻而是种麦。

片渊其实正相反,山口县在日本南部,气候温暖。所以可以冬天种麦,夏天种稻,这个在日语中叫做“二期作”。种麦可以说是山口县一个很明显的特征了。

(未完待续)

空想新子与千年魔法

原题: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

原作:高树信子(《空想新子(マイマイ新子)》MAGAZINE HOUSE·新潮文库刊)

监督·脚本:片渊须直

角色设定·总作画监督:辻繁人

演出:香月邦夫、室井富美江

画面构成:浦谷千惠

美术监督:上原伸一

色彩设计:桥本贤

摄影监督:增元由纪大

CG监制:矢山健太郎

剪辑:木村佳史子

音乐:村井秀清、Minako “mooki” Obata

支援:日本文化厅

执行制片人:丸田顺悟

主任制片人:高谷与志人

制片人:岩濑智彦、市井美帆、松尾亮一郎

动画制作:MADHOUSE

制片:《空想新子》制作委员会(艾回娱乐、松竹、MADHOUSE、山口放送)

发行:松竹

主要配音:福田麻由子(青木新子)

水泽奈子(岛津贵伊子)

森迫永依(诺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