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金轮盘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

彩金轮盘:最后的结语-如何评价义和团?

时间:2018年01月04日 00:00   浏览:256   来源:彩金轮盘


原标题:最后的结语:如何评价义和团?

第一,义和团是中国最保守最愚昧最底层的民众。

他们既看不懂西方文明,也看不懂自己。所以他们相信外国鬼子都是活吃婴孩,并且乱伦的,而他们的任务,就是降神除妖了。所以他们能想到的招,也是中国式民间科普著作《山海经》《封神榜》《聊斋志异》《西游记》里的那些法术,遁地、刀枪不入、闭住枪炮、呼风唤雨、飞檐走壁、意念灭火、分身术等。以我们现在的眼光看,荒唐、滑稽,只悲不壮。

第二,义和团是一个多源杂流的民间文化大综合。

有关义和团起源,说法不一,有说来自白莲教,有说来自太平天国期间的地方团练。这是一种由“源”至“流”,或者说将历史上的某种既成组织与义和团作直线联系的思考方法,已经不能涵盖既成的研究成果。现在的研究成果集中为三个相互关联的问题:义和团的地域起源、称谓起源和组织起源。

有关地域起源:一是直东交界;二是山东直隶两省。

有关称谓起源:一种流行说法是,1899年山东巡抚毓贤把义和拳改名为义和团;一种说法是,根据18986月张汝梅的奏折和其他笔记史料,提出义和团的称谓在毓贤出任山东巡抚之前已经出现,且是拳民自号。

有关组织起源:一说起源于白莲教或其他民间教派,思路大致是:白莲教—八卦教—义和拳、神拳、红砖会—义和团;一说起源于宗教化的拳会,或具有教门信仰的众拳会的汇合;一说起源于一般性的民间秘密结社,且拳是拳,教是教;一说起源于民间习武团体;一说起源于义和拳等农民结社和民团的结合;一说起源于乡团。

其中需要特别提醒的是,还得考虑到对手诬陷栽赃的问题。

比如,由于鲁西南大刀会主要打教,所以洋教就把他们骂作“白莲教妖人”,这样就可以把对手置于“邪教叛乱”的非法地位,甚至中国官员也有这样认定的。相当于什么呢?相当于网上掐架,掐不过了,直接骂对方汉奸卖国贼一样,这样能站个有利位置嘛。

比如,美国传教士明恩溥最早提出团练起源说,也有政治图谋,也就是团练乃是官方支持的,跟你政府脱不了干系。这相当于一种倒逼。直接说义和团是政府搞的,我看你政府怎么办。

其实这么多说法,不如用周锡瑞的民间文化起源说。也就是说,它是多源杂流,民间文化大综合。就跟咱们中华大火锅似的,里面什么玩艺儿都能煮。我在一个尊敬的兄台家吃火锅,他们居然还往里面煮红薯蛋哩。就跟现在网上抵制圣诞节一样,你能说清他们啥组织啥源头么?应该什么鸟儿都有吧。傻鸟儿大乌合。

第三,义和团与白莲教等地下结社还是有显著不同的。

白莲教、天地会(三合会、三点会、洪门)、哥老会、拜上帝教等秘密结社都是反清的,义和团是扶清。正因为它是扶清,所以在政府明暗鼓励下,一度由地下走向公开,由邪教成为自保身家的团练。

传统的地下组织,政府才是它的敌人,但义和团没有把政府当作自己的敌人,而有了新的敌人:西方人及西方文明!

义和团无门槛,无组织。白莲教得交会费,也就是一定的钱粮,叫根基钱。造反成功后,可按根基钱的多寡偿还。比如根基钱一百可得土地一顷。相当于革命股票,孙中山也是这样干的。天地会组织严密,会员有腰凭,有暗语,有规章制度。拜上帝教,降神附体有专利,只能是天王洪秀全。杨秀清、萧朝贵也搞这个,都算出轨。义和团可是人人可以降神附体,每个人都可以成神化妖。

第四,义和团就是个特大教案。

义和团之前,中国就有很多教案了。从1844年到1911年的60年间,据有心人统计,共发生教案1639起,中国政府被搞得焦头烂额。

为什么有教案呢?得先讲讲什么样的中国人才入教。

中国人当时入教,大致可分作四种类型:第一类,真正的信教者。第二类,吃教者。就是太穷,信了教,可得几吊钱的救济、吃几个馍馍、租些便宜的地,免费瞧病之类。第三类是混教者。中国传统眼光里的二流子败家子,本就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之徒。信教之后,有了精神支撑与物质靠山,从此耀武扬威鱼肉乡里。第四类,投教者。就是遇上了官司、利益纠纷或者个人纠葛,临时投机,临时入教,抱上教士这条粗腿好办事。

一类二类尚好,三类四类坏菜。遂导致民教冲突不断,冲突原因大致如下:

其一,利益之争。比如旧教址的归还、庙产及个人私产的捐献、教会地产的买卖与租借等。

其二,公平之争。有传教士这个靠山,中国人一为教民,就都有特权了。教民与平民争讼到堂,平民长跪,教民则不跪;平民有差徭,教民则无差徭;平民有厘税、杂派、酬神、演剧等费,教民则一概全无。

其三,文化之争。基督教反对偶像崇拜,反对祭祀祖先,中国传统乡规民俗及乡绅治理模式都遭遇挑战,双方遂互为敌人。

其四,文化误会。中国人瞧不懂西方的宗教精神,以为他们全是妖魔鬼怪:“拐骗男女幼童,取其精髓制造丸药”;“童子割肾,妇女切乳,剜眼取胎,婴孩同煮”;“哄入伊教,吃了迷药,与伊同睡,采阴补阳”;“子淫其母,兄淫其妹,父奸其女,翁奸其媳”。甚至宣传洋鬼配以中国人的眼睛,可以在一百斤铅中煎出八斤白银来。

由于以上诸原因,导致各地教案层出不穷。外国传教士干预教案的审判,免不了偏袒教徒,而教徒有的时候案前案后免不了仰仗洋人的势力欺侮非教民。当然,非教民也会找教民出气。因为教民在地广人多的中国,就象汪洋大海里的几滴水珠,一不小心就被蒸发了。处于民教冲突的中间,地方官员左右为难,两头受气,没法正常办案,有时候受了洋人的气,也可能暗中怂恿下乡民还点颜色给洋人看看。所以1900年的义和团,应该是一场特大教案,只不过怂恿者不是地方官员,而是最高统治者了,所以它才能发展为最大的教案。

第五,义和团弄不清自己是干嘛的。

义和团由大清社会最愚昧最底层最保守的民间力量组成,先进思想,先进理论,先进组织啥的都没有,三无团体。他们除了对于西方及西方文明这样全新的对手与文明蒙昧以外,对于自己的政府这样古老的传统对手,也懵懂转向,提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口号:扶清灭洋。自己都扶不起,还扶清!或者说扶清应该扶哪个部位,不确定;至于灭洋,更是国际玩笑,洋是洋人政府,还是洋人?是洋货,还是洋教?更不确定。实际结果,就是把西人及西方文明,全视作妖魔鬼怪。实际上,义和团本身,却恰恰是中国本土最妖魔鬼怪的部分,结果沦为宫斗的棋子与炮灰,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第六,套用马列经典,义和团也是反动的

《共产党宣言》云:只有大工业的产物——无产阶级才是真正的革命阶级。流氓无产阶级更别提,腐化消极,混水摸鱼。而中层等级,“即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他们同资产阶级作斗争,都是为了维护他们这种中间等级的生存,以免于灭亡。所以,他们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是反动的,因为他们力图把历史的车轮扭向后转。”

什么意思呢?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和农民,乃天生的反革命、说明什么呢?经济与文化双重低下的民众,从来就不是先进文化、先进力量、先进代表,给他们扶贫,物质的贫与思想的贫是可以的,但是动员他们直接参与社会变革与重大政治行动,等于耍流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