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赌博网:专访著名经济学家张卓元-反腐抑制了“坏的”市场经济倾向

时间:2017年11月11日 07:39   浏览:256   来源:赌博网


原标题:专访著名经济学家张卓元:反腐抑制了“坏的”市场经济倾向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加快了,有些改革比较明显,对外开放的步子迈得很大,比如自由贸易区、一带一路,继续高举全球化的旗帜,反对逆全球化,加强对开放型经济的建设等等。”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张卓元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如是说道。

张卓元出生于1933年7月,是广东省梅县人。在1983年至1998年间,张卓元分别担任过中国社科院财贸经济研究所、工业经济研究所、经济研究所三个所的所长。他曾在22年中十多次参加国家改革路线图设计,在这条道阻且长的路上他丈量着中国改革前进的足迹。

张卓元 资料图

从1993年开始,张卓元曾参加过多次中央文件起草工作,包括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和若干次中央全会文件的起草工作,见证和参与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的重要过程。

作为中国经济学界“稳健改革派”代表人物,张卓元秉持这样一种改革和发展思路:改革要稳中求进,不要企求“一步到位”,即以深化改革促进经济稳定,在经济稳定中推进改革和发展。

但是,张卓元多次强调,渐进式改革虽然能保持社会大局稳定下推进,但很容易形成既得利益群体。有些原来积极参与改革的群体,当它有了既得利益并变成改革对象的时候,就容易变成改革的阻力。

张卓元曾忧虑地指出,在改革的新时期应避免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蜕变为“坏的”市场经济。不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张卓元表示,中共十八大后的反腐起到了很明显的成效,“坏的”市场经济的倾向已经不太突出。

回过头来看,张卓元认为,2013年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是非常有必要的。当改革进入到了将会触动既得利益集团的深水区,张卓元向澎湃新闻表示,“如果没有顶层的推动,改革将无法推进。”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加快了

澎湃新闻:回顾中共十八大以来这几年,是否有特别重要和关键的可以带动全局的改革?

张卓元: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加快了,有些改革比较明显,对外开放的步子迈得很大,比如自由贸易区、一带一路,继续高举全球化的旗帜,反对逆全球化,加强对开放型经济的建设等等,包括已经开始的针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所以说在对外开放方面进度还是比较快的;其他方面也有进展,例如商事制度的改革,每天都有1.6万户企业开业,2013年大概只有6000多户,这说明,从过去的先证后照改为先照后证,把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改为认缴登记制,还是取得了比较大的进展;还有国有企业推进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包括今年年底之前要对69家央企完成股份制改革,国有企业管理人员薪酬制度改革,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试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的试点等等都有所推进。

价格改革的步子迈得比较大,现在90%多的商品和服务价格都放开了。上世纪80年代的价格体制20%还是由政府控制的,现在97%以上都已经放开了,说明步子迈得很大,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十八大以后推进的;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也明确了农村土地的“三权分置”体制,将农地集体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流转等分离开来,这样就为土地的流转和一定的规模经营创造了条件;金融方面很重要的改革便是这次提出的双支柱调控框架,除了传统的货币政策之外,还要有宏观审慎监管,过去的货币政策只关心通货膨胀,只关心物价,但是资产价格变动并不在货币政策的目标里,后来也有建议把资产价格的变化放到货币政策里面,但又存有争议,双支柱调控体系将很多金融的活动都纳入了管理,包括资本的流入和流出,还有房地产金融业都纳入调控当中,对防止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应该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去产能成效明显,去杠杆比较难

澎湃新闻: 你怎么看“三去一降一补”(编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任务完成情况,哪些方面还应持续发力?

张卓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今年完成得比较顺利,去产能成效比较明显,现在比较难的还是去杠杆和企业高债务问题。去杠杆是比较难的,包括企业债和地方债,再加上个人的消费信贷也发展得很快,也要加强调控。

澎湃新闻:过去几年来,国企财务软约束的状况又有了恢复,你认为原因何在?

张卓元:主要是地方政府财务软约束比较明显,而地方政府又是跟国企连在一起的,地方政府的财务软约束,很多通过地方国企,尤其是很多融资平台活动表现出来,这方面存在不少问题。这个跟地方追求GDP的增速有关,因为很多投资通过地方政府来拉动,否则GDP上不去。

澎湃新闻:你多次提出不应该过度强调经济增长的重要性,GDP增长保持在7%左右将更有利于改革,目前GDP增速已经下降到了7%以下,有国外的学者甚至提出中国经济保持在4%-5%的增速才更有利于债务问题的缓解,从而实现经济健康持续的发展,对此你怎么看?

张卓元:对经济增速的要求已经没有写在十九大报告里。现在是追求质量和效率的发展,过去追求高速增长,现在追求质量的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追求高质量的供给,把GDP淡化了,这是对的,当然GDP也重要,特别是2020年要实现两个翻番(编注:两个翻番指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要比2010年翻一番)。今后两三年6.5%的增速不会有问题,而这也是实现两个翻番的条件,现在看来问题不大。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既要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防止流失,同时又要保证各个参与主体能够得到期望的符合市场要求的回报,这当中有什么难点或是矛盾吗?

张卓元:没有矛盾。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需要对国有资产进行评估,然后吸收社会资本进来,现在有比较好的条件对国有资产进行比较准确的评估,也有很多会计师事务所和资产评估所竞争。关键在于要保证公开透明,只要不搞暗箱操作,这方面问题并不大,过去的问题主要是不透明,搞暗箱操作。

改革进入深水区触动到既得利益,需要顶层推动

澎湃新闻:中共十八大报告强调要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五年来完成得怎么样?

张卓元:完成得还可以,但有些硬骨头还是要啃。比如说股票发行的注册制改革没有实现;国有企业改革和以管资本为主的管理体制的改革进展得还不够理想;提高直接税的比重和直接融资的比重也不够理想,有待进一步提高。还有要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这些都是硬骨头,确实不容易啃。

十九大之后有希望进一步推进,更加强调党的领导。只要中央下决心按照既定的改革目标,强力推进的话当然可以完成。

澎湃新闻:中国的改革再次走到历史节点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顶层设计在改革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你认为近年来中国在经济改革理论上有哪些创新和突破?

张卓元:现在看来,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改革进入了深水区。所谓深水区最重要的是触动到了很多既得利益,如果没有顶层的推动,是动不了的。例如,要在今年年底之前69家央企和3200家央企子企业完成股份制的改革,就需要自上至下的推动。《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是1988年颁布的,1993年也已明确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到现在已过去二十多年年了,股份制改革依旧没有完成,现在下达命令,年底之前必须完成,这个对比很明显就表现出来了。

不是每一个国企都要做好,僵尸企业就该退出市场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中共十九大报告有哪些亮点?

张卓元:报告中强调完善产权保护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这个是针对性很强的。过去产权不太受到重视,特别是对民营企业的产权保护做得不够;另一个亮点在于,报告提到要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这也是一大进步,因为在1999年参加十五届四中全会文件起草时,当时大家明确的共识是,全国国有企业二三十万家,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把每一家国有企业都搞好,应该在整体上搞好国有经济,以管资本为主可以看做是对此的进一步发展。不是每个国有企业都要做好,僵尸企业就应该退出市场,我认为是一个重大的进展。

第三,报告中提到,市场体系方面要全面实行负面清单制度,要发挥民营企业的作用,也是很有针对性的。因为2016年民营资本固定资产投资断崖式下降,只增长了3.2%,过去都是两位数增长,说明对民营企业的支持不够,这次专门提到要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前不久还有一个关于保护产权的界定,民营企业合法的财产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还要发扬企业家精神,很大程度上指的是民营企业家;再次,强调要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过去没有专门提到过这方面的问题。十九大提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党的奋斗目标。我们发展经济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人民的消费水平和质量。目前居民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仍然偏低,2016年占39.2%,虽比过去几年高了不少,但还是偏低。宏观调控方面,双支柱调控框架的提出将有助于避免金融风险。过去越位的比较多,也有不到位的。

澎湃新闻:你曾指出,应该警惕在改革的过程中,市场经济发展成“坏的”市场经济,现在这个趋势还存在吗?

张卓元:现在这方面已经不太突出了。最主要是十八大后反腐败斗争取得很明显的成效,带来整个社会风气的变化,整个反腐的高压态势还是很强硬的,这方面的危险在降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资讯